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众是一个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贾斯汀·

本文摘要: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是一个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从一出生起就处于媒体的闪光灯下。1971年圣诞节,52岁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走出渥太华的医院,向门外举着相机的记者们宣布自家儿子的名字。 特鲁多出生时,老特鲁多正担任总理职务第三年。老来得子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是一个真正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从一出生起就处于媒体的闪光灯下。1971年圣诞节,52岁的加拿大总理皮埃尔·特鲁多走出渥太华的医院,向门外举着相机的记者们宣布自家儿子的名字。

  特鲁多出生时,老特鲁多正担任总理职务第三年。老来得子,老特鲁多从小就将长子带在身边一起出访国外。特鲁多曾向瑞典首相炫耀他的溜溜球,曾聆听罗纳德·里根总统引用加拿大诗篇《丹克格鲁枪击案》中的诗句,在戴安娜王妃访问加拿大期间,他在泳池畔与王妃眼神交流,他曾跟随法国总理莫鲁瓦参观里尔美术馆。他与父亲一起访问了50个国家,目睹了外交场合上的觥筹交错和刀光剑影。“我看到了国际交往中的人际关系以及人与人之间如何相处。”特鲁多说,“我的意思是,我与默克尔聊天的方式与我和特朗普聊天的方式截然不同。”

  尽管父亲身居总理一职,但特鲁多的家庭并不完美。老特鲁多15岁时丧父,这对他的影响非常大。他年轻时跟芭芭拉·史翠珊、金·凯特罗尔等女演员约会过。当老特鲁多与温哥华社交名媛玛格丽特·辛克莱结婚时,玛格丽特只有22岁,老特鲁多已经51岁。这段年龄差距近30岁的婚姻并没有维系长久,尽管生了三个儿子,他们还是在特鲁多6岁时选择了分居,7年后正式离婚。老特鲁多获得孩子的监护权,他也成为加拿大首位在任内离婚、成为单身父亲的总理。

  在当时严肃的政治圈里,玛格丽特就是派对女王。特鲁多小时候就不得不面对母亲不断登上娱乐新闻头条的状况,比如她与滚石乐队开派对,在俱乐部跳舞等。但玛格丽特性格不好,后来被诊断患有躁郁症。当特鲁多开始从政,批评者指责他比起老特鲁多更像他的母亲玛格丽特。“有人曾经侮辱我,说我不是我父亲的儿子,是我母亲的儿子,我马上回击‘非常感谢’。”

  “我的母亲一直如此慷慨,如此敏感而脆弱,却散发出强大的力量。她付出很大的努力来面对心理健康问题。她比我父亲更了解人际关系,并且人际关系比我父亲更好。”特鲁多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谈及他的母亲。

  自父亲离开渥太华后,特鲁多的人生也开始沉寂下来。高中毕业,他相继在麦吉尔大学和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获得文学和教育学学士学位。在麦吉尔大学,特鲁多结识了未来担任其首席秘书的好友杰拉尔德·巴茨,在巴茨的邀请下他加入了麦吉尔大学辩论社团。毕业后,特鲁多在温哥华几所学校担任法语和数学老师。几年的教学促使他日益关注年轻人的生活,致力于聆听年轻人的声音。

  特鲁多青少年时代线岁那年,他的弟弟米歇尔在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滑雪时遭遇雪崩遇难,连尸体都没有找到。不久,他的父亲被查出患有前列腺癌。2000年9月,皮埃尔·特鲁多逝世,贾斯汀·特鲁多在父亲的葬礼上真正成为聚光灯的焦点。面对前来悼念的菲德尔·卡斯特罗、吉米·卡特等国际领导人,特鲁多以恰如其分的文采和真挚的感情为父亲致悼词,赢得无数人心。加拿大广播公司CBC在播放这段葬礼后收到无数观众来电,要求重播特鲁多致悼词的画面。随后他步入政坛。

  其实,在父亲去世之前特鲁多就曾考虑过从政的问题,但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曾向好友透露,他正在等待恰当的时间,希望避开自由党崩溃的阶段。自2000年以来,自由党在众议院的席位逐渐减少。

  在这期间,特鲁多担任加拿大雪崩基金会董事长,成为年轻人权益和环境保护的倡导者。他进入政界,在大量非洲裔和海地移民聚集的蒙特利尔帕皮诺地区,建立以社区为基础的草根运动,2008年当选该区议员。

  但是从后座议员到登上总理宝座的路程并不太顺利。显赫的家世和出众的相貌也并非无往不利,他也曾因出言不逊而遭批评。2011年,特鲁多在一场激烈的辩论中将保守党政治家称为下议院地板上的一坨狗屎。后来他不得不就此道歉,而在保守党派媒体上,他也因此被描绘成一个无脑美男的形象。

  2011年,自由党在加拿大国会中的地位陷入谷底,在联邦大选338个议员席位中只获得34席,而在2000年还有172个席位,这也使得该党历史上第一次沦为加拿大下议院中第三大党。当时特鲁多被视为自由党领导人的有力竞争者,但因缺乏实际执政经验而受到批评和质疑。

  2013年,特鲁多当选为自由党领导人,他立即着手改革,致力于自由党的“奥巴马化”:深入年轻群体和少数族裔,善用社交媒体,并引入了奥巴马竞选团队的一位副经理。2015年10月,特鲁多领导的中左翼自由党,战胜了新以及以强硬著称的斯蒂芬·哈珀为首的保守党。自由党在国会中的议员席位增加到了184个,这是自由党有史以来第二好的表现。随后,特鲁多组建了加拿大历史上最多元化的内阁:4位印度裔部长(包括国防部长),一位加拿大女性土著律师为司法部长,50%的内阁职位由女性担任。

  特鲁多无疑是个幸运儿。他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又从父亲那里继承了优良的政治遗产。老特鲁多的前女友芭芭拉·史翠珊形容特鲁多是“马龙·白兰度和拿破仑的混合体”。贾斯汀·特鲁多4个月大时,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加拿大,就预言他要当总理,“为未来总理贾斯汀·皮埃尔·特鲁多干杯!”《国家邮报》的文章称“他是我们的约翰-约翰(美国著名冲浪选手)或威廉王子”。

  在还没有当选自由党领导人时,《麦克林》杂志已经把特鲁多评为加拿大最有影响力的政界人士。在加拿大还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别的政界人物上杂志都只有半页照片,而特鲁多的照片则要占据整整一页。美国《Vogue》杂志也将其评为“2015十大性感男性”。

  如果不从政,特鲁多可能会成为一个大明星。他在加拿大CBC电视台的电视剧《伟大的战争》中饰演魁北克战争英雄塔尔博特·帕皮诺,广受好评。2012年,他与参议员帕特里克·布拉佐进行了一场慈善性质的拳击比赛,把对手打得头破血流。这一事件甚至被拍成了电影《天佑贾斯汀·特鲁多》。电影在大选前一年推出,被认为带有很明显的政治宣传目的。

  特鲁多是一个生活在聚光灯下的明星政治家,他的外貌、时尚品位、家世,让他成为政治的宠儿,也助长了他性格中的自恋成分。批评者形容他就是“一匹闪亮的小马驹”,曾经在一场拳击比赛之前,他被逮到胡扯奥巴马很像他的个人命运,他的妻子索菲赶紧抓住他手臂,提醒道:“谦虚点。”

  不仅自恋,特鲁多也时常因出言不逊而被认为是个情绪化的人,被形容为“无脑筋肉人”。2017年7月4日加拿大国庆日,特鲁多在演讲中称赞了加拿大的所有省份,唯独漏了阿尔伯塔省。事后特鲁多赶紧救场,“阿尔伯塔省,我爱你,国庆日快乐!”随后阿尔伯塔省的一些政治人物称这种忽视是故意为之。

  今年2月初,特鲁多在埃德蒙顿市政厅参加一个公众活动,一名女性发言要求总理关注保守派宗教政策,并说“母爱将会改变人类的未来”,结果问题没有问完就被特鲁多打断,“不要用mankind,而要用peoplekind,因为后者一词更具包容性。”特鲁多原想表示自己在性别平等问题上的政治正确,却不想犯了个大错误,英语中没有“peoplekind”一词,有媒体嘲弄说“人类被特鲁多终结了”。

  尽管特鲁多多次提及要恢复加拿大政治的“阳光之道”,他本人也散发出这种强烈的特质,比前总理哈珀看上去更开放和透明。但两年多的执政下来,那个当初被冠以“特鲁多王子”“最时尚政治家”“最帅总理”等诸多称号的政治领导人,急需用实际的执政成果来稳固他的政治地位,毕竟再好看的皮囊也经不起时间的冲蚀。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