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助其争取阿富汗北部乌兹别克族人的援助2019年2月13日

本文摘要:当天,就在他离开阿富汗喀布尔机场不久,机场入口附近就发生了爆炸,当时不少杜斯塔姆的支持者在此迎接其到来。 警方表示,炸弹由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引爆,爆炸造成包括9名安保人员在内的20人死亡、90人受伤。但杜斯塔姆完美闪避、躲过一劫。 据BBC报道,2

  当天,就在他离开阿富汗喀布尔机场不久,机场入口附近就发生了爆炸,当时不少杜斯塔姆的支持者在此迎接其到来。

  警方表示,炸弹由一名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引爆,爆炸造成包括9名安保人员在内的20人死亡、90人受伤。但杜斯塔姆“完美闪避”、躲过一劫。

  据BBC报道,2016年,杜斯塔姆和他的九名保镖被指控在朱兹詹省举办的一场传统体育比赛期间绑架了政敌艾哈迈德·伊什齐。

  伊什齐自称被囚禁5天,并遭到殴打和性侵。虽然杜斯塔姆没有被逮捕,但政府认为指控仍然有效。

  之后,杜斯塔姆突然离境,流亡至土耳其。《纽约时报》称,政府帮助其流亡至土耳其是为了避免因审判杜斯塔姆而引发骚乱。

  在阿富汗北部,他有许多支持者和盟友,一些乌兹别克族人对政府逮捕杜斯塔姆的盟友卡萨里及其保镖而感到愤怒,并举行抗议活动。政府官员称,卡萨里将继续被拘留,杜斯塔姆的回归将使其支持者平静下来。

  1996年,他在与的斗争中失败而仓皇出逃,过境时还给自己的兵掏了笔钱,最后被土耳其政府救走。

  他在2008年也曾因被指绑架政敌而短暂流亡土耳其,直至时任总统卡尔扎伊将他找回。

  在2014年的选举中,杜斯塔姆加入了总统加尼的“战队”,帮助其争取阿富汗北部乌兹别克族人的支持,之后指控就不了了之了。

  有分析称,杜斯塔姆的回归被视为阿富汗现任总统加尼的竞选策略。目前,许多北方政治派别反对加尼的执政基础——普什图人,而杜斯塔姆可以帮助加尼扩大来自乌兹别克人的支持。

  在流亡期间,杜斯塔姆与巴尔赫省强大的前州长阿塔·穆罕默德·诺尔结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得到了塔吉克人以及哈扎拉人的广泛支持。

  据路透社报道,杜斯塔姆此次流亡归来的时间十分微妙,正好在2019年初的总统选举之前。

  今年10月,阿富汗将举行国民议会选举和地区议会选举。杜斯塔姆的回归为选举增加了不稳定因素,并可能对明年更重要的总统选举产生影响。

  1954年,杜斯塔姆出生于阿富汗北部朱兹詹省,是乌兹别克族人,曾有过一段入伍经历,退役后在油田当上了钻井工人。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由于美国支持的圣战者经常攻击家乡的村庄,他便组建了一只数百人的民兵武装与其斡旋并给予有效打击。

  这支队伍势力迅速扩大,在受到国家安全部长纳吉布拉的赏识后晋升为正规军,坦克飞机样样俱全,杜斯塔姆也被授予四星上将军衔,一度成为阿富汗最有权势的军阀。

  1992年,杜斯塔姆与纳吉布拉等各派势力翻脸后撤到阿富汗北部,并打造了一个开放的“国度”,在他的管辖范围内,妇女可以不戴面纱,可以读书,可以穿高跟鞋。

  2014年,杜斯塔姆作为加尼的竞选伙伴,当上了阿富汗副总统,并在阿富汗政治舞台十分活跃。

  他能够将属于少数民族的乌兹别克人团结为一个四百万人的强大团体,并发挥影响力。

  然而,新的政治头衔似乎对于规范他的行为没有任何作用,选举结束后,他仍然时常带着自己的私人民兵参加战斗,并在禁止酒精的国家饮酒,面临一系列的指控。

  杜斯塔姆的前任私人司机萨利赫·穆罕默德·法伊兹曾在奥地利难民住房中接受《纽约时报》的采访,称他因为拒绝娶杜斯塔姆的女友而与其闹翻。

  据悉,杜斯塔姆为了避开两个妻子私会15岁的女友,曾要求自己的司机娶其女友作为掩护。在遭到拒绝后,杜斯塔姆想尽办法折磨法伊兹,直到他从阿富汗逃去奥地利。

  法伊兹还指控杜斯塔姆因婚外关系与第一任妻子发生争执后,指示保镖将其妻子杀害。他还说杜斯塔姆的私人秘书萨尔巴兹曾在奥地利威胁过他,让他不要曝光杜斯塔姆的所作所为。

  他的支持者则对这些指控不以为然,其中一位名为卡西姆的支持者称:“他是拥有数百万支持者的领袖,所有针对他的指控都是毫无根据的。”

  坊间针对杜斯塔姆的指控更是千奇百怪,不过按照其“流亡回来又是一条好汉”的既定剧情,恐怕这些指控不了了之的可能性更大吧。

热门推荐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