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雷很疾又会正在更为鲜艳的花树中明净了外情

本文摘要:国际在线消息:南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素有花城的美称,因为它气候温和,阳光充足,因此一年四季鲜花不断。19世纪20年代,英国殖民者从世界各地引进了十几种观赏型的花树。经过近百年的培育,几乎所有的花树都长得遮天蔽日,气势非凡。 九月到十月,漫步在津巴

  国际在线消息:南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素有“花城”的美称,因为它气候温和,阳光充足,因此一年四季鲜花不断。19世纪20年代,英国殖民者从世界各地引进了十几种观赏型的花树。经过近百年的培育,几乎所有的花树都长得遮天蔽日,气势非凡。

  九月到十月,漫步在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的街头,你一定会被铺天盖地的紫色花树所震撼。她的花朵柔美雅致,一串串紫色的铃铛从枝头垂落,一花惊艳一世界。她的树干粗壮苍劲,长达几十米的枝干向天空与四方徐徐伸展开来,一树成就一森林。

  这种花树叫做蓝花楹,原是南美洲的树种,后经殖民者引入南非。1899年,一对津巴布韦的新婚夫妇前去南非德班蜜月旅行,因为错过了火车,决定在德班再停留一个星期。他们在德班的植物园闲逛时,恰好看到了一些蓝花楹的幼苗。似乎是前世的缘分,虽然这些幼苗当时并没有开花,但当这对夫妇听了工作人员的介绍后,对这种来自于遥远的南美洲的花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买下6棵蓝花楹的幼苗,将她们带回哈拉雷,种在Josiah Chinamano大道旁的花园中。

  二十世纪初,英国人和荷兰人在南非发动的布尔战争刚刚结束,受到布尔战争的影响,哈拉雷的白人也沉浸在一片忧郁的气氛中。为了缓解人们的忧郁情绪,哈拉雷市政厅免费提供蓝花楹的幼苗和铲子,雇佣失业人员,在哈拉雷的街道和公园广泛种植。公园监督人约舒亚比林斯负责看管这些幼苗。

  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这些幼苗长逐渐长大,许多主要的街道被蓝花楹笼罩。每到春夏之交,哈拉雷就成为了一片紫色的海洋。哈拉雷逐渐以“花城”的名号享誉世界。

  约舒亚比林斯在市中心的联合广场种植了几十棵蓝花楹,如今,这里已经成为蓝花楹的公园,每到花开时,人们都爱来此放松休憩。

  Leopold takawira大道的蓝花楹早已成为世界最美的道路之一,在这条双向四车道公路两旁,各种着两排高达几十米的蓝花楹。这些树木将近百岁,高大粗壮的树枝遮天蔽日,形成一道壮观的紫色长廊。走在公路旁的人行道上,就如同走在丛林中一般。

  Josiah chinamano大道的蓝花楹种植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至今也有近八十年的树龄。这条路是目前哈拉雷杰克兰大最为茂盛的道路之一。

  然而近年来,蓝花楹在津巴布韦的境况岌岌可危。一方面,随着城市的扩张和车辆的增多,津巴布韦政府认为蓝花楹巨大的树干会影响交通,于是开始砍伐花树,并停止在市内种植新的蓝花楹。另一方面,还有津巴布韦官员认为,蓝花楹是外来树种,破坏了本地的原生态环境,而且不少人蓝花楹花粉过敏,所以应该移除蓝花楹,改种当地树种。

  不过,这种观点在民间也是饱受争议。植物学家科特斯帕欧格瑞夫解释说,蓝花楹是哈拉雷悠久历史的一部分,并为家具提供了良好的木材。很难想象,没有蓝花楹的哈拉雷是什么样子的。而且,蓝花楹的种子会随风飞入土壤,自己繁殖,很难完全根除。

  即使没有人为砍伐,蓝花楹近年来的日子也不太好过。由于津巴布韦市政用水极度短缺,哈拉雷几乎家家打井,地下水位不断下降,加上连年干旱,近三年,蓝花楹的开花情况已经不复往日繁茂。

  蓝花楹的生命一般是百年左右,而哈拉雷的蓝花楹大部分已经进入暮年。可以想见,如果不再种植幼苗,再过若干年,整座城市沐浴在紫色花海中的景象将逐渐消失。

  南部非洲国家津巴布韦素有“花城”的美称,因为它气候温和,阳光充足,因此一年四季鲜花不断。19世纪20年代,英国殖民者从世界各地引进了十几种观赏型的花树。经过近百年的培育,几乎所有的花树都长得遮天蔽日,气势非凡。

  每年九、十月,和蓝花楹几乎同时开花的是巴西蕨树,它的叶子如同蕨类植物一般,呈双羽状,可以长到一米。花瓣多而细密,一棵树洒落下的花总能覆盖几百平米的土地。

  巴西蕨树喜爱阳光,适合在开放和半开放的环境中生长,所以很难见到如同蓝花楹般的树林,往往是在蓝花楹围绕的广场上独自矗立。

  当地人爱极了蓝花楹和巴西蕨木花朵的颜色,总把它们种在一起。于是,落在地上的花瓣也混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金蝶木学名:Tipuanatipu,又叫巴西玫瑰木,亚马逊黄檀,原产地巴西

  十月中下旬,是金蝶木开花的季节。位于国家植物园和华园饭店附近的金蝶木开满了黄色的小碎花。巨大的枝干伸展开来,一棵树的枝叶就能横跨整个道路。

  一朵朵小花在枝叶的最顶端摇曳,如同一只只翩翩飞舞的黄蝴蝶。一阵风起,小小的黄色花瓣纷纷扬扬地落下,铺满了路面,如同下了一场花瓣雨。

  金蝶木也是上好的木材,强度高,光泽好,常被用作高档家具、精密的乐器和豪华艺术品。

  几乎在同一时间,火红的澳洲火焰木在不经意间就悄悄燃烧起来。塔形的树上垂满了鲜红的小钟,远看极像一棵红色的松树。

  和蓝花楹几乎同时引进哈拉雷的还有凤凰木,这是一种原产于马达加斯加的树种,是马达加斯加的国树,由马达第一任行政官的妻子伊芙莱恩弥尔顿引入了哈拉雷。

  凤凰木和蓝花楹如同姊妹花,一个热情似火,一个温柔如水。相比之下,凤凰木的树干略低,但向四周铺得更开,树形和非洲的合欢树有些相似。

  凤凰木亭亭如盖,遮阴面积极广。一棵7~8厘米胸径的凤凰树最大冠幅可达8~10米,遮光率在50%~70%之间。凤凰木开花时节正值哈拉雷初夏,日照强烈。但走在凤凰树下,温度能低三四度,丝毫不觉烈日当头。

  火焰树虽然不是哈拉雷的本地树种,但却是地地道道的非洲热带树种。1787年,欧洲人在非洲黄金海岸发现了她,后将她带出了非洲,目前,澳大利亚、南美、印度等地都能看到她的身影。

  与哈拉雷的大部分花树的花朵细小不同,火焰花的花朵如手掌般大,状如火焰。一簇簇花朵在一起,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火。

  整个夏天和秋天都是火焰花的世界。有些火焰花树一直到第二年的四五月仍在开花,有些树甚至一年中花开两季。

  学名Chorisia speciosa,又称美人树,是木棉的一种。原产地:巴西、阿根廷

  二三月是美人树盛开的季节。单是一朵花,已是说不尽的娇美动人。而一树的粉红,更是美到让人窒息。

  四五月,黄槐决明的花朵再次将哈拉雷染成金色。一簇簇黄色的小花在枝头冒出,如同一个个小小的宝塔。

  黄槐决明如同邻家女孩般亲和,房前屋后、公园街边,时不时就会看到一丛丛、一簇簇的黄花,赏心悦目。

  每年四月到七月,哈拉雷的气温逐渐转凉,进入冬季,大型的花树基本都沉寂下来。这时的哈拉雷是一品红的天下。

  很多人家的院里院外,总能看见一大片灿烂的一品红伸出墙头。很多小路两边,总会有几棵一品红夺人的眼球。阳光照耀下,一片一品红就像是一片燃烧的枫树。

  在来哈拉雷之前,见到的一品红多是种在花盆中的,而哈拉雷的一品红都长成了三四米高的小树。

  学名:Bauhinia variegata,原产地:印度。当地人称其印度树

  洋紫荆比美丽异木棉的花瓣略小,也是娇艳无比。更妙的是,通过嫁接,一棵洋紫荆上就有浅粉、深粉、玫红多种花色。洋紫荆开时,一条条道路粉妆玉琢,繁花似锦,如同童话的世界。

  哈拉雷有院落处必有花园,有花园处总有三角梅。本属于藤状灌木的三角梅硬是长成了一棵粗壮的大树。

  在哈拉雷这个花园般的城市中,你永远不会有“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的担心,也勿须有“杜宇唤将春去,小桃落尽红香”的伤感,只因一树花刚谢,一树花又开,热热闹闹轮番登场。刚刚有点伤春的情绪,很快又会在更为灿烂的花树中明媚了心情。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