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浦路斯副总统马卡里奥斯确定遁亡海外

本文摘要:1974年7月15日,塞浦路斯国民警卫队在希腊民族分裂分子和希腊军政权推动下,发动了兵变,成立了以桑普森为总统的救国政府,原总统马卡里奥斯被迫流亡国外。此举激化了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之间的矛盾,遭到民众的抗议和国际社会的谴责,土耳其政府乘机出

  1974年7月15日,塞浦路斯国民警卫队在希腊民族分裂分子和希腊军政权推动下,发动了兵变,成立了以桑普森为总统的“救国政府”,原总统马卡里奥斯被迫流亡国外。此举激化了塞浦路斯希腊族和土耳其族之间的矛盾,遭到民众的抗议和国际社会的谴责,土耳其政府乘机出兵。在国内外的压力下,桑普森宣布政变失败,解散“救国政府”。虽然政变可谓昙花一现,但却造成了严重恶果,从此使国家长期陷入分裂状态。

  塞浦路斯是东地中海中的一个岛国。在公元前1500年,希腊人开始移民塞浦路斯。1571年,土耳其人先后定居塞浦路斯。1878年被英军占领,沦为殖民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塞浦路斯人民在希腊族的马卡里奥斯三世大主教的领导下,进行反对殖民统治的斗争取得了胜利,迫使英国同意塞浦路斯在1960年8月16日宣布独立。塞浦路斯同英、希、土三国签订协议,由上述三国保证它的独立,并允许英国在塞浦路斯设有军事基地,还允许希腊和土耳其少数军队驻扎该岛。可希腊和土耳其都想把塞浦路斯纳入本国的版图。

  塞浦路斯约有65万居民,其中希腊族约50万;土耳其族约15万。塞浦路斯宪法就希、土两族分享权力如下:

  总统由希族人中选举产生,副总统经土族人选举产生,正副总统对共和国的外交、国防和财政事务均拥有否决权;部长会议(内阁)由7名希族人和3名土族人组成;两族在议会的席位为7比3,任何一族成员的多数票均能否决任何一项法案;在军队中,希族人占60%,土族人占40%。

  共和国第一任总统为马卡里奥斯三世大主教,副总统为土族人库楚克。1963年末,马卡里奥斯总统以希、土两族的分权阻碍统一施政为由,提出“十三点”宪法修正案。土族人认为宪法修正案的目的是剥夺他们应享有的权利,旨在希族人想独揽大权,因而引起强烈的反对。于是,两族之间发生了武装冲突。希腊族中的民族分裂主义者要求将塞浦路斯并入希腊,其代表是“塞浦路斯战斗者全国组织”及其领导人格里瓦斯将军。他发动了“意诺西”运动,受希腊军官操纵的拥有2万人的塞浦路斯国民警卫队成为“意诺西”运动的支柱。

  马卡里奥斯总统因反对民族分裂和同希腊合并的主张,曾多次遭受未遂的暗杀。马卡里奥斯总统知道,民族分裂和同希腊合并运动完全是希腊军政府一手策划的,企图兼并塞浦路斯。1974年7月3日,他发表致希腊军政府的公开信,要求希腊军政府停止吞并塞浦路斯的行动,并指责希腊军政府企图暗杀他和推翻他的合法政府。

  马卡里奥斯总统揭露并呼吁国际社会,干预希腊合并塞浦路斯的阴谋,而希腊军政府加速实现推翻马卡里奥斯总统的计划。1974年7月13日,希腊军政府陆军最高司令部的高级军官举行会议,讨论塞浦路斯问题,最后决定由塞浦路斯国民警卫队发动政变夺取政权,政变后建立亲希腊的塞浦路斯新政府,以实现塞浦路斯与希腊合并的计划。

  1974年7月15日凌晨,塞浦路斯国民警卫队开始行动,秘密控制了机场、电台和电视台、通讯设施和首都尼科西亚对外的通道。8时许,国民警卫队开始向发动进攻,企图炸死马卡里奥斯,但遭到卫队的顽强抵抗。与此同时,国民警卫队迅速控制了首都尼科西亚的希族区。军事行动初步得手后,政变集团就通过尼科西亚电台,宣布马卡里奥斯总统已被打死,塞浦路斯军队已接管了政权,并组成了以桑普森为总统的“救国政府”。公报还宣称,“救国政府”将在一年内举行大选,“以产生一个真正自由选举的政府”,将由新政府决定塞、希合并问题。公报最后声明,这次政变完全是塞浦路斯的内政,坚决反对任何的外国干涉。

  当日下午2时50分,桑普森在宣誓就职的广播讲话中称:“塞浦路斯希腊族人民,我以上帝和人民的名义,并以武装部队的名义,接任了塞浦路斯总统。”桑普森说他将“献身于使军队和人民之间的关系平静下来的事业,并把塞浦路斯带到一个安全的港口。”16日,桑普森宣布成立了一个由7名希族部长组成的政府,并任命帕福斯教区主教季纳迪奥斯为塞浦路斯希腊正教教会的大主教。

  实事上,马卡里奥斯总统并没有被打死。当炮轰时,马卡里奥斯在随身卫士的掩护下,从暗道潜逃到附近修道院,随后在修道士们的掩护下,逃到家乡港口城市帕福斯,居住在当地主教的宅邸。这里便成了抵抗的中心,并立即架设了电台,组织起警察、宗教人士和青年学生,开始了不屈的抵抗。

  7月15日,即政变的当天晚上,马卡里奥斯总统通过“自由塞浦路斯之声”电台向全国发表讲话。他说:“我没有死,我还活着。只要我还活着,我就是总统,国民警卫队将被视为卖国贼和叛乱者。”他谴责希腊军政府妄图吞并塞浦路斯的阴谋。卫队、警察部队拒绝向新政府效忠,进行顽强抵抗。此外,首都尼科西亚的希族区、南部沿海城市法马古斯塔、拉纳卡和西部利马索尔等主要城市,也爆发了反政变武装力量与国民警卫队的战斗。由于实力悬殊,难以抵挡国民警卫队的进攻。

  7月16日,国民警卫队的舰只从海上炮击“自由塞浦路斯之声”电台所在地的帕福斯主教宅邸,又从陆路围攻帕福斯。马卡里奥斯决定逃亡海外,呼吁国际社会给予支持。英驻军司令部派出一架武装直升飞机,把他接到阿克罗蒂里军事基地,然后又由英皇家空军的飞机送到马耳他岛。政变领导人消灭马卡里奥斯总统的计划完全落空。17日,国民警卫队占据帕福斯,并相继攻占塞岛其他主要城市,但零星的抵抗始终没有消失,斗争此起彼伏。大多数希族人仍拒绝承认桑普森政府的合法地位,出现了消极抵抗运动。

  马卡里奥斯总统抵达伦敦后,积极从事外交活动。事实上,他在争取国际支持方面获得很大的成功,除了希腊军政府外,均宣布拒绝承认塞浦路斯的政变当局。各大国均谴责希腊干预塞浦路斯内政,要求希腊撤回其在国民警卫队的希腊军官。

  土族人一直反对任何塞、希合并的方案,因此反对国民警卫队发动的政变,拒绝承认桑普森“救国政府”。由于一部分政变部队对土族居住区进行骚扰,甚至发生枪击土族人和抢劫土族人财产的行为,引起土族人的恐慌,出现了土族武装力量与国民警卫队交火的事件,但土族方面处于劣势。因此,塞土族人向土耳其政府请求派兵保护。土耳其对塞岛历来十分注意,特别是其在东地中海的战略地位,坚决反对希腊对塞岛的合并。当塞国民警卫队发动政变的消息传来后,土耳其总统召开内阁紧急会议,并命令土耳其军队进入戒备状态。与此同时,希腊武装部队也宣布进入紧急战备状态,一部分海军舰只已离港驶向塞浦路斯海面,这出现了希、土两国之间爆发战争的危机。土、希两国的军事力量有很大的悬殊,土耳其武装力量达45.5万人,希腊只有16万人,土耳其的空军力量也超过希腊。7月20日,土耳其海军陆战队在塞岛北部港口凯里尼亚强行登陆,土耳其空军轰炸了尼科西亚机场和国民警卫队的营地,并向尼科西亚以北的土族区空降伞兵,击溃塞国民警卫队的抵抗。在短短的几天内,就占领塞北部约36%的土地。希腊军政府虽然强烈谴责“土耳其对塞浦路斯的侵略行动”,但考虑到土、希两国军事力量的悬殊,始终未敢直接出兵。

  流亡中的马卡里奥斯总统发表声明,谴责土耳其出兵入侵塞浦路斯,要求土耳其军队立即从塞撤军,并要求“联合国安理会尤其是大国应为结束这场悲惨和极其危险的局势寻找解决办法”。20日,安理会通过一项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塞浦路斯停火决议。为了避免国际社会的制裁,土耳其政府于7月23日宣布停火,但土军队在占领区建立了永久性的军事基地。

  希腊军政府兼并塞浦路斯的计划受到严重挫折,也受到国际社会以及美、英、苏等大国的一致谴责,使希腊在外交上陷于空前的孤立。这在希腊的政治中引起轩然大波,大多数舆论批评军政府的失策和一意孤行。当土耳其出兵入侵塞岛,希腊军政府在土耳其面前退却了,其声望受到很大的打击,受到希腊舆论几乎一致的严厉抨击。至此,希腊军政府已无法继续执政,被迫于7月23日提出辞呈。”7月23日,即在希腊军政府垮台的同一天,塞政变当局宣布桑普森辞去总统职务,由原众议院议长克莱里季斯代理总统职务。1974年12月7日,马卡里奥斯大主教从伦敦返回尼科西亚,继续担任塞浦路斯总统。虽然政权依旧,但是从此以后,塞浦路斯却陷入了长久的南北分裂。

内容聚焦